橫山大觀

另外一個酒鬼是日本近代畫家中最著名的是橫山大觀,他死之前四天還拚命喝酒。

橫山的父親也是個酒徒,勸兒子喝的時候,橫山二三小杯臉就紅了,這個父親師傅教得不到家。

橫山去東京美術學校上課,二十九歲就當了助教,他的老師岡倉天心又是個酒鬼,說:「要喝就喝一升瓶。」(註:一升瓶有一·八公升,大約三瓶大啤酒的量。)為了要學畫,橫山一面喝一面上廁所嘔吐,回到老師面前,老師又說:再喝,再喝。

去到廁所:再吐,再吐。

努力得到了結果,畫也畫得更好,酒已經能喝到二升那麼多。從此,橫山除了每天吃一點海膽,烏魚和小魚乾,就是喝酒。橫山最喜歡的日本酒是廣島產的「醉心」,現在還是可以買到的。

橫山每一年送一幅畫給醉心公司,醉心公司也每年送四斗酒給橫山答謝。你要看橫山的作品,「醉心美術館」收藏得最齊。

晚年,橫山手拿酒杯:「酒這樣東西,任何時間都是好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