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大臣

與友人在東京的一家小酒吧把杯,遇一七十多歲的老頭做牛飲狀。

「那人叫泉山三六。」朋友悄悄地告訴我。

以下是泉山三六的故事:泉山原來是鼎鼎大名的財政大臣,三十多年前他鬧過一個醜聞,那就是喝得大醉之後,在國會裏抱著女議員山下春江,欲強吻她,第二天報紙列出大標題:「大臣醉虎傳」。當時也有傳言說女議員山下是個騷婆,和誰上過床,泉山得罪過她,所以她乘泉山喝醉上前去糾纏。

但是泉山隔天即辭職,不為自己辯護,只是說:「是我蠢得交關。」

泉山是東京大學高材生,對唐詩也極有研究,他畢業後第一件事是跑去三井銀行求職,人事部長問他:「你喝不喝酒?」

「喝」。

「喝多少?」

「大瓶的清酒兩三瓶吧。」

「喝酒的人多數做人不夠溫厚。」

「溫厚的人並不一定是聰明的人。」泉山回答。

結果人事部長錄取了他,泉山當晚請人事部長去喝酒,並寫了一首漢詩,日本人不會押韻,詩曰:「淺酌低喝日日長,幸培風骨高堂醉;男兒應必知己用,一片胡心托羽觴。」

日後,泉山慢慢地往上爬,竟然給他當上國會議員,當時的首相吉田茂看他年輕能幹,不到一年,便升了他做財政部長。泉山當職時也同時做了全國殘廢人士聯盟顧問,到處籌款支持,得到身負傷害者的愛戴。

有一晚,八十幾個殘廢聯盟幹事請泉山喝酒,每個人都用大碗上前敬酒,泉山看到這群壯士斷腳的人那麼熱心,異常感激,來者不拒,一共喝了八十多碗,結果酒豪也要大醉倒地,被他們抬回家去。據說有人聽到泉山講過:「我這一生人中最快樂的時候也是因為喝酒,最痛苦的時候也是因為喝酒,酒跟著我有緣,真是怪事。」

首相吉田茂死了,守夜的那晚,泉山一人靜坐,不出聲地喝悶酒,一喝就是五大瓶。日本酒一瓶一·八公升;共九公升,大瓶啤酒十五瓶的量。

醉後,泉山又狂書漢詩,詩曰:

「一路春風應托酒,

英雄半面是詩人。」

泉山的詩我們看來並不大通,但豪氣是有的。看到這位老人的背影,我默默祝福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