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新太郎

請勝新太郎來香港拍戲,因為他最近的那部新盲俠很賣錢,可以幫助戲在日本上映時的票房。另外,是真的喜歡這位將盲人演得出神入化的演員。勝新太郎已近六十,喝起酒來沒有從前那麼厲害,他年輕時常醉後鬧事,兒女長大了才收歛,有一次,他三更半夜打長途電話給我,要我和他的女兒補習英語。

從飛機場一路到尖東,他感嘆香港的飛躍,又說這是一群很愛自由的人付出的代價:住的地方越繁華,生活一定更自由。又搖頭談學運,似乎對世界很了解,關心。

抵麗晶酒店,他看到那巨大的浴池,便即刻脫光衣服,大字型地臥進去,作過癮狀,又忽然跳起來,對著玻璃窗,問道:「對面香港島的人會不會看到?」

「那麼老遠,還能看到你這個明星,他們眼界好,讓他們看吧。」我說。他尷尬地點點頭,又喝起酒來,醉後,他坐沙發,將那兩條粗大的腿盤起來,胖嘟嘟地,像個大嬰兒,尤其是那天真的微笑。

記者招待會上,勝新太郎大膽地說過自己曾經破產,也很肯談兒子錯手殺人後的悔意,對自己的職業,他說:「當演員,紅了當然不肯收山,低沉下來更放不了手,我們是不會退休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