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單調

這次去日本,工作完畢,與友人到銀座的酒吧區去買醉。像尖沙咀的霓虹燈招牌重疊一樣,不同的是沒有電器、鐘錶或時裝店,每一塊都是一間酒吧的名字。

深夜。酒女送客人到街上搭的士。

忽然,聽到她們的尖叫聲,跟著一陣驚嘆後,又是歡樂的嘻笑,大家都說:「可愛極了,可愛極了!」

到底她們圍著看些甚麼?我好奇地擠前去。

原來,有個年約三十歲的男人,駕著一輛福士車。這有甚麼了不起?我正在想時,才仔細看到那男人的鄰座上是一隻花貓。

貓兒用雙手撲在玻璃窗緣,伸出一個頭來,好像在欣賞街上的五光十色。她那兩顆大眼睛骨碌骨碌地轉動,有時伸出舌頭在嘴角周圍磨擦,有時擰頭望著主人,有時妙兒妙兒叫兩聲,像是要求下去玩玩似的。車子走過後,我身旁的酒女說:「這個男人常常駕車子來玩,但他從來不上酒吧,只是展示他的貓兒,吸引我們的注意,真是銀座的一絕!」

在大城市住久,生活會變成單調與枯躁,這麼一來,便失去了自我,做些不傷人害己的瘋子行為,表示與人不同,能夠平衡神經,與紐約大街上有人踩雪屐或穿小丑服裝的心理是一模一樣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