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斃

美國的布殊要去參加裕仁的葬禮,他在電視上向國民發表:「裕仁在戰敗後和我們很合作,所以我們要忘掉以前的不愉快,與日本携手發展貿易……」

美國人要忘記,日本人更想把過去抹煞。好吧。我們做人寬宏大量一點,我們也忘記過去吧。

但是「忘記」和「賴帳」是兩回事。日本首相竹下登在國會答辯中再次否認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對外發動了戰爭。他不要臉地說:「關於侵略的學說有多種多樣,以甚麼作標準,我以為就是聯合國的討論中也沒有作出決定。」

美國人為了要和他們做生意,總統即刻忘記了珍珠港中被炸得七顛八倒的戰艦,即刻忘記沖繩島上被殺的美軍屍體,因為這不是侵略,只是小日本和我們開開玩笑。

竹下登還說:「在學術上要給侵略下定義是很困難的。」

這個小矮子真是可惡到極點了,確鑿事實擺在眼前,他還那麼狡辯,應該叫高曼尼下令追殺他才行。但是單單抗議和講風涼話是不行的,有本領就要和小日本較量一下。香港的鐘錶、玩具業已經把日本商人打垮了。我本人力量有限,只能在報紙上寫東西罵罵幾句,還有,遇到日本美女,就地正法,槍斃幾十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