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漢

上星期天在電台節目中,與聽眾談到在地鐵遇到的非禮事件。很奇怪的,大多數的女的都是給人摸了不敢出聲,有的還說轉不過身去迴避,我自己試過在擁擠異常的車輛裏,絕對可以移一移身體,沒有動彈不得的情形。遭人非禮,當然喊出來好,要不然對方以為你喜歡,越來越大膽,那是免不了的。

在香港此類案件並不比日本多,日人叫這群色情狂為「痴漢」,女職員和中學生屢遇不鮮,受害者不敢抓住犯人指證的話,警方沒理由控告他們。就算有人證物證,痴漢的罪不大。有鑑於此,日本女學生發起怒來也相當兇狠,一次親眼看到一個痴漢侵襲少女的胸部。被她大罵,坐在旁邊的一群女學生即刻圍上,摑了那個男的幾巴掌之後,還紛紛舉起皮製的書包往他頭上敲打,弄得痴漢大叫,落荒而逃,但車不到站,打不開門,褲子差點給女學生拉脫,其他搭客看這傢伙該死,也哈哈大笑地旁觀。

一位聰明的女孩子想出個懲治痴漢的最有效方法:遭非禮時,抓著對方的手,向他哀求:「不要在這裏,回你家吧,和你老婆在一起三人玩多好!」

痴漢大吃一驚,以為遇上花痴,女的又苦苦糾纏他半個小時,最後弄得他自己去報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