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箔

如果要送東西給日本人,甚麼是最小、最輕、最有價值;而且,日本人收到一定會高興的呢?

答案是:金箔。

日本人崇拜黃金已經瘋狂,暴發戶心理到達極點的地步,他們認為黃金不但貴重,還對身體有益,喝清酒時也把金箔放入,舉起玻璃杯,看到碎金像雪花一樣飄遊,大歎數聲,一口喝下。近來,女性們做身體按摩,也把金箔揉上,說絕對對皮膚有潤滑的作用。

其實吞金箔不是日本人發明的,印度人老早就喜歡吃金,富貴人家做的咖喱,上面就鋪了一塊金箔。

對人體有沒有好處呢?我沒有研究,只記得小時候讀鴛鴦蝴蝶派的愛情小說,女主角常常吞塊金雞心自殺,覺得好笑得很。吃小量金,大概不會死人吧,我想。

泰國的四面佛,一群小販攤前,賣拜佛的東西,小蠟燭、香、花,還有用紙塊包住的金箔。往臉上貼金這句話是名副其實,金箔已經把佛臉貼得面目全非。

貼金箔可是一門學問,我小心翼翼地把紙中的金箔取出,一陣風吹來,即刻飛走,就算拿了出來,試著貼在鐵欄杆上,但也黏不牢,最後只有按著紙,用拇指指甲刮之,才能貼上。

佛像貼金,如何黏得好呢?我問泰國一位友人。

辦法真是匪夷所思,原來要用蒜頭。

把蒜頭瓣拚命地往佛像上擦,蒜頭有黏性,再將金箔貼上,即成。但是佛爺不是個個喜歡蒜頭的,這麼做是否有些不敬呢?韓國佛一定不會反對吧。

做兒童時看過家父貼金,他將雜誌裝釘成冊,在書背上用黃漆寫著書名,然後貼上金箔,即可燙上。

有些人喜歡在名片上燙金,就覺得很庸俗,但是我自己也偶而愛用金箔的。

金,在一切黑暗的地方,加那麼一點點,是極美麗的。

如果有個全黑箱子或是張全黑的桌椅,用一片金箔貼在不經常磨擦的地方,整個黑的東西就像畫龍點睛一樣地活了起來,不相信請你試試。

在泰國要買金箔隨街皆有,而且價錢很便宜。以為香港也很容易買到,反正金元寶上就貼著金箔,那麼賣香燭的店鋪,會有得出售,跑去一問,老闆卻搖頭。

直接到金鋪去找吧,周大福的店員說:「蔡先生,你在開玩笑吧,金幣金條大把,但我們不賣金箔。」

關於市井的事,一向我是不懂,就跑去九龍城的茗香茶鋪去詢查,老闆一定有答案。

果然,在衙前圍道找到了李昌盛老店的雙龍金箔。

金箔是一盒盒賣的,每盒共有十包,港幣一千元正,連紙張算起來,重量有半市斤重,但金箔最多半錢。

每一小包庄共有八十張金箔,面積為二吋乘一吋半,售價港幣一百大洋。

問店裏的人說還有甚麼其他的地方會有零售,原來各大顏料店都有貨,價錢可是不一了。

李昌盛字號開創已有百餘年,自煉十足真赤金葉。至於怎麼把金拖得那麼薄,這又是一門很高深的學問吧,在此不贅。

買了一盒金箔到東京,海關人員問包裝紙包內是甚麼東西,我老實地回答:金!

那傢伙以為我在吃他豆腐,查都不查,揮手叫我走。

送了幾包給做生意的對象。大家都喜歡得不得了,雙手捧著,拚命地鞠躬做亞哩亞篤狀。

工作之餘,和私人朋友飲酒作樂,拿出八十張分開給那群友人玩,幾十歲人了,都是瘋瘋癲癲,有的即刻放在酒裏一口飲下,有的拿來吹上天,大喊銀子由天下降。

其中一個女律師,平時不苟言笑,但也把金箔往底褲內貼,叫道:「金寶貝!金寶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