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案情

「帝銀事件」,詳細經過是這樣的:在三十七年前的昭和二十三年一月二十六日,東京帝國銀行的椎名町分店,在下午三點快要關門之前,出現了一個穿白袍,戴著防疫組的胸章,臉戴口罩的中年男子。

「附近有許多人患了赤痢,消毒人員就快來這裏殺菌。他們來之前,請各位喝下預防藥水。」他說。

分行經理把另十五個職員召集在一起之後,這個人由皮袋裏拿出兩瓶藥水。

「這種藥效力極高,但是會損壞牙齒的琺瑯質,所以要這麼喝!」防疫員說完把藥水親自一口吞下示範。

銀行職員便跟著他喝了藥水。

在那一眨眼間,職員們的喉嚨好像被火燒著,瞪大了眼,抓著脖子,掙扎了一會兒各自倒地。當時有十個人即刻斃命,另二名在醫院死去,後來救活了四個。

犯人將銀行裏的現金十六萬四千多円奪走,還拿了一張一萬七千多的現金支票, 然後逃得無影無蹤。警方調查了七個月之後,根據情報,在北海道的小樽市逮捕了平澤貞通,平澤是一個以膠水和蛋黃調和為原料的一種畫法的畫家,相當出名。

毒品後來發現是一種特別的青酸化合物,不是普通人可以得到,而且案發時的犯人手法狠毒準確。像是個專業人材,絕非一個畫家的慣行。要不是平澤的話,那犯人到底是誰呢?拍過《望鄉》的導演熊井啟的處女作就是以帝銀案為題材,他花了一年時間追究,自己得到的答案是一名滿洲關東七三一部隊的成員幹的,那種毒藥在中國東北的人體實驗用過,這件事後來森村誠一也寫過一本叫《惡魔的飽食》的小說。證據不足,還是無法抓到犯人。平澤今年九十三歲,已判了三十年死罪,本來說五月要放他,至今還是關在牢裏。

追記:平澤已在一九八七年病死獄中,日本司法部從此蒙上一層永遠洗不脫的陰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