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銀事件

三十多年前,日本戰敗,人民生活困苦,身上長滿虱子,美軍拿了消毒筒到處抓人噴殺蟲粉,但後來覺得這方法太過污辱人格,便改變為餵藥水。各大機構經常有些穿白色制服、戴著口罩的醫務人員登門造訪,分派藥物給每個職員。

一天,帝國銀行也來了這麼個人物,十幾個員工乖乖地把葯物吃下去後長眠不醒。犯人便把錢搶了去,這便是著名的「帝銀事件」。

警方根據線索抓到了潦倒的畫家平澤貞通,他認了,但在法院上又稱迫打成招。結果還是被裁定死罪。

日本一直是施絞刑的,但必須由最高的負責人,司法院的院長蓋印後才能執行,當時的院長對這件案子懷有疑點,便將刑期拖緩了一陣子。

奇怪的是下一任的院長也同樣地覺得案情有不妥之處,須再做研究。

再下一任也是,下下任也都不執行死刑。這三十幾年來已換了三十八個司法院長,沒有一個肯在刑書上蓋印。

為甚麼這段時間內會換那麼多院長呢?選舉四年一次,選期末到內閣已解散,再加上改組等,有些院長只做幾個月,這件案子已拖了那麼久,大家都不肯做壞人,希望下臺後有個好聲望,所以你推我我推你的,沒有把案情弄個水落石出,但也不殺平澤。

過程中,有個叫田中伊三次的院長心狠手辣,他認為這麼多犯人不執行死刑是浪費公家錢,拚命地蓋印,問吊九十一個人,就是對平澤這一單不敢著手。

法律上,判了死刑的人,經三十年還不執行的話就把他放了,理應讓平澤出獄,但是司法界分兩派,一派主張放平澤,一派強辭奪理地說平澤一直在上訴,所以他的刑是至今還在進行,根本沒有超過三十年。

七八十歲的平澤健康並不好,政府伯他病死被人民攻擊,好好地服侍他在醫院休養,但說甚麽也補償不了,要是平澤是無辜的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