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的人

荻原是一個很愛、很愛書的人。

在雪國的新潟縣長大,荻原從小就立志要到東京,因為,那才是天下書籍最多的地方,荻原想。

中學畢業後他向貧窮的親朋戚友借了路費,就一個人坐火車上路。起初他只在黃色戲院中看電影過夜,連房子也租不起,後來在家喫茶店找到了工作,才在東中野車站前找到了一間木造的公寓,住在二樓。

四疊半塌塌米,一百五十二平方呎,這便是荻原的天地,有了這個據點,便能施展他的愛書活動。

喫茶店的日薪只夠他付房租和每天一兩碗的拉麵或咖喱飯,荻原哪有錢買書呢?

順手牽羊是初入門的技術,漸漸地,荻原學會觀察電視防盜機的角度,在絕對拍攝不到的位置將書放進袋子裏。到了夏天,他穿著寬大的夏威夷恤衫,更能靈巧地把一本厚字典插在褲子後面走出去。

最後進步到胸前綁個鐵夾子,將書一鉗,便牢牢地釘住。荻原的借書方法是天衣無縫的。

四疊半的房裏,堆滿了書。

命運也。一天,地板受不住書壓力,塌了下來,案情才被發覺。

荻原是一個很愛、很愛書的人,法官說完輕判了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