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仁病院

這家在東京新橋的醫院,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了,戰後日人崇洋,都流行割雙眼皮、高鼻樑,梅田院長開始了這間小整容醫院,從此就一本萬利。

漸漸地,十仁病院發展成一座大廈,和兩三個門診處。它的廣告,隨街可見,甚至登載到東南亞各地方的雜誌上。

沒有自信的女人們,由四處麕集到十仁病院去。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常要為公司帶一些人去找梅田院長。

一進門,有數名美麗的女護士前來迎接。真奇怪,她們長得像多胎姐妹,各人面貌都十分完美。

坐下後,她們獻茶,並送上一厚皮的大冊子。翻開一看,有一排排的名稱:美目, 二萬五千圓、隆鼻,五萬圓、魚尾紋,多少圓、面皮鬆弛多少圓、狐臭、隆乳、處女膜重生,甚麼甚麼縮小,甚麼甚麼放大等等等等,不可枚舉,儼如法國美心餐廳茶單。

矮小的梅田院長親自出迎:「蔡樣,您好,又有甚麽指教?」

我把當事人的問題翻譯給他聽。

「唔,唔,」他說。仔細地看著她,職業性地親切:「的確是塊好材料,只要這裏稍微改這麼一點點!」

梅田夾二枝手指做出這麼一點點的手式。

當事人即刻充滿希望,高興得跳起來。

「好吧,護士,請妳先帶這位小姐去做一個模子。」梅田說。

護士帶她走後,梅田又仔細地看著我,我給他看得打冷顫,梅田說:「蔡樣,你帶這麼多客人來,我要送你一樣禮物。」

「甚麽禮物?」我問。

「你甚麽都好,」他瞇著眼,頑皮地說:「但是下半臉好像有點短,送你一個下巴吧!包你滿意!我親自做!」

「呸!呸!呸!」我說:「呸!呸!呸!」……

他大笑。

「看你身子矮小,我夠高。」我說:「不如割下幾吋給你!」

梅田院長又大笑。

我每次看到他,都覺得他的相貌也有許多需要修改的地方。問他道:「喂,院長, 你為甚麽不替自己整整?」

「美與醜只是一個觀念。」梅田哲學家口脗地說道:「我自己覺得還不錯了,整他幹甚麽?」

的確有道理。自己不整,要替我來一下!

他繼續長篇大論:「愛美是人的天性,就和吃飯喝酒、大小便一樣。現在的人生活水準都提高,就要在求貌美方面下功夫。美容能增加一個人的自信心,我不但在醫學上面有貢獻;在心理上,我也幫忙人類追求到完善的境界。我能夠控制時光,令飽受歲月摧殘的人得到了青春!」

梅田越說越感慨激昂,簡直像一個救世主。旁白之中,還有像讚美真主的合唱為背景音樂。光芒由他的身後射出,偉大無比。

接著,他做一個攤開雙手的耶穌表情。

「真受不了!」我說:「每次來你都要給我這一套,煩不煩?」

「哦,對了,斯米瑪仙,」他摸摸禿頭說:「我忘記你是老客人!」

「呸!呸!呸!甚麽老客人!」我笑罵。

「蔡樣!你真的不要我送的下巴?」他問道:「別人做一做最少要五萬圓啊!」

「謝了。」我說:「梅田院長,看你那張菜單,好像沒有把粗的小腿整細的那一道。」

「你是說大根腿?」他嘆一口氣:「難,難!現在的醫學這麼發達,也沒有辦法做到這一點,要牽涉到筋骨的問題很難解決的,要是我行,日本那麼多大根腿的女人,我就比財閥更有錢了,哈,哈,哈!」

「你現在賺的也不少呀!」我說:「整座大廈都是你的。」

「唉!」他說:「我也下了不少功夫呀!只要女人的虛榮心作祟一天,我就能生存下去,我就能拯救她們,她們才能拯救我的荷包……」

他又越說越像救世主,連我已經離開,他也不知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