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症

小時候看電影,男女主角千辛萬苦地經過種種波折,突然,他們其中一個一定咳了幾聲,拿白手帕遮嘴,啊,是一口血。

跟著化粧師將主角的雙頰塗黑,人漸消瘦,過不久便進了醫院。大家圍著痛哭,以為已經死了的人又睜開眼睛,再斷斷續續地講個不停,最後才肯真正斷氣。

從此腦中有個印象,患了肺癆病就會死人,可怕之極,祈求上帝這種病不會發生在家人和朋友身上。

甚麽時候開始,肺病在銀幕上消失了,大概是電影由黑白進步到七彩之後的事吧。但是,劇情照舊,相愛一場之後,患的病被癌症代替了,甚麽血癌、骨癌、腦癌之類。 病人的形象沒有那麼戲劇化,至少已經看不到吐過血的手巾。

真人真事中,我認識的一位日本籍的攝影師,他的人一直很消瘦,常咳,一天,醫生檢驗下證實了他患的是肺病。日本人總是日本人,最後只相信日本醫生,便飛回東京就醫。

哪知道日本那邊說已經好久沒有這種病,連藥也找不到,跑了七八家醫院之後,還是同樣答案,結果只有乖乖地回到此地,打了幾針,馬上好了,到現在還是蹦蹦跳地活下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