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胖子摔交

日本有兩種最受人歡迎的競技:野球和相撲,但都不是他們所創,野球就是美國的棒球;相撲源自中國的角觝,在漢朝已有文字記載,但日本人依著舊規則發揚光大。

提起相撲,印象中浮起兩個裸體的大肥仔,互相用力地把對方推出圈外。

對一樣東西有了興趣和研究,就變成學問。喜歡相撲的人會如數家珍地把歷代的冠軍背出來,像美國人津津有味地談他們的棒球名將一樣,都不是我們能理解的。

每個國家都有他們獨特的運動,我們看不慣是常事,不過相撲這種東西連有些日本人也不喜歡,作家夏月瀨石就曾經撰文抨擊它的醜陋。

實際上相撲儀式很隆重,兩個大胖子又撒鹽又潑水,互相做一個要開始打的姿式,但又一二三地不幹了,回去撒鹽潑水,公證人穿傳統服裝,戴了個怪帽子,手學軍扇, 達、達、達、達地大聲嘶叫,兩個選手才搏命地過幾招,一下子就完,好像雞在做愛。

無論如何,相撲並不如西洋拳擊那麼殘忍。握拳打人、抓頭髮、挖眼睛、擊耳朵、脫對方腰帶、揪頸項、踢肚子、用指傷人等等,都是不容許的,說起來,倒是一個相當和平的競技。

相撲的冠軍叫橫綱,其次為大關、關脇、小結,前頭等等,你常看到的日本餐館名和酒的牌子就是取自相撲。

當了橫綱等於是做了國家英雄,比電影明星、流行歌手還要厲害,財產滾滾而來。所以日本父母養了一個又高又肥的兒子,都想把他送到相撲學院,希望有朝一日成為橫綱。

訓練過程非常痛苦與嚴格,除了每天受長輩的毒打之外,還要迫著自己暴飲暴食,早餐兩打雞蛋,二十四隻,問你怕不怕?肉一吃就幾公斤,總之越胖越好,愈重愈不會給對方推倒。

日本人嘻嘻哈哈地欣賞這些怪物表演,連天皇也送一個銀杯,但相撲手的命運是可悲的,犧牲了多少條大漢才出一個橫綱?

據說,所有的相撲手都是短命的。每次看到這些肥胖的人,就想起他們的肚子那麼大,小便的時候根本就看不見自己的小雞雞,不知道如何處理其他如廁問題。

名成利就的相撲手結婚時一定全國轟動,照片總是一個土里土氣的新娘子搽著白臉,似乎幸福地微笑,或者在想如何洞房。

相撲雖說是個和平的競技,但我說甚麽也不喜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