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的

日本建築物中,有具獨特的「神社」。

神社是供神的地方,但又不是廟,不是庵,有點像個社區的連絡所。

一般的格式採用大社造、住吉造、春日造或神明造等等,要專家才能分別出來,我們只認識它的典型構造:先有個大門,所謂大門,只是四條大木搭成「開」字中間的那個「开」字。日本人稱之「鳥居」。走進鳥居便是大殿,門口掛著一大銅鈴,掉下條粗繩,人們來朝拜,便拍拍兩下手,叫醒在睡覺的神明,還怕神明賴床,便搖動大鈴,看看天空,老佛爺起了身,才合十膜拜。

神社的花園多數相當大,有時會弄一個滑梯給小孩子們玩,後院則開闢為墓地,讓鄰居們把骨灰葬在這裏。

神殿的外面還有兩隻銅獅子,左邊的那隻瞪大了雙眼望著你,右邊的那隻做狂吼狀。

記得有一天我在神社園中求安靜時候,忽然來了一對美國夫婦,拿了相機到處拍照,顯然是遊客。那胖太太喋喋不休,命令她丈夫這裏拍一張,那裏拍一張,看到神殿外的那對銅獅。尖聲地問:「佐治,你看這兩隻獅子,哪隻是公,哪隻是母的?」

「張開嘴巴的那隻,一定是母的。」佐治無奈地回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