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東京五日合眾社電訊:檢察官起訴一個卅九歲婦人,因為被一個喝醉酒的男教師騷擾,把他推落火車月臺,使他死亡,儘管有人呼籲,說她是自衛,但仍被起訴。

日本人喝醉了,所謂的騷擾,當然不只調戲幾聲,拍拍女人屁股那麼簡單;他們又扭又抱又打耳光,實在可惡。

女人殺醉漢本來是件大快人心的事,但是日本男人慣於原諒醉酒者,因為犯人喝酒、抓犯人的也喝酒、抓犯人的政府官員也喝酒、法官也喝酒、立法者本身也喝酒。

清醒的人殺人,可能死刑;喝醉了的話,最多判七年。

東京這件案子,並不完全因為同情醉漢而起訴兇手。它針對的,因為殺人犯是女人。

歧視女性,為日本根深蒂固的觀念,再過一百年也改不了,說甚麼男女平等,至少我們一世人看不到。

換過來,男人被女醉鬼調戲,殺死她,擔保成為全國大英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