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在巴黎殺死女朋友,把她當刺身吃了的日本人佐川,被解送回東京之後,判神經失常,謀殺罪名不成立,只送進醫院。

現在大家非常同情佐川,醫生也讓他出來蹓躂,這傢伙跑去遊樂場乘空中飛車,好不開心,給記者拍了一張照片,笑得見牙不見眼。

佐川寫了一本小說,解釋吃人肉的心理,變成暢銷書,大島渚導演也想拍成電影,但最後還是怕被人罵而拉倒。

一二三班機墜落事件之後,日本航空公司接二連三地發生機械問題,之前又有一個機師發神經病的例子,幾天前又因升降器失靈,在臺北鬧得滿城風雨。

日本語言之中,除了罵「馬鹿野郎」之外,沒有甚麼粗口。不過,他們咒起人來可非常陰毒,如果你恨一個人,最近流行的話是:「叫他乘日航,給他喝奧地利的毒酒,再叫佐川到他家裏去做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