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人

看到了中曾根公然拜祭靖國神社的消息。

為戰死的同胞掃墓是一回事,祭祀為非作歹的軍閥卻不可相提並論,東條這個大戰犯,是遺臭萬年的野獸,比拜秦檜更加醜惡,而去膜拜的人還是一個國家的領袖。

時下的年輕人,不要因為日本流行曲好聽,日本車便宜,日本衣服時髦而忘記了這是一個殺死千千萬萬中國人的國家。

二十多年前,當我在東京的時候,一晚,喝了一點酒,乘火車回家。

忽然有個中年大漢擠過來撞了我一下,手上的書給碰摔在地上,他一看是中文,便大聲地指著我的鼻子說:「支那,支那。」

我懶得睬他,轉過頭去,哪知道傢伙還是糾纏不清,手做刀斬的姿式,高呼:「南京,殺,殺!」

酒精和血液衝上我的頭,把嬰兒扔去用刺刀插死、拉上女人裙子拍裸照的大兵,一個個跌地的頭顱,朝日新聞的比賽殺人大標題,哇,我爆炸了。

火車停在一個站,我大力地把這個日本人推出,拳、腳,甚至用頭去撞,我一個身體的就是一件致命的武器,打,打,打。

日本人倒在地上,我大力在他身上踩、踢,一心一意要把他弄下月臺,讓火車前來輾死他。

有人拉著我,我把他們推開。我的手全是血,不知是自己的還是那個日本人的。

糊裏糊塗地回到家,睡了一個晚上,睡得很香、很熟。

第二天,我把這件事告訴我的日本朋友,他們是知識分子,很了解我的心情,說那傢伙活該。

「不過。」他們說:「你不像是一個能夠使用暴力的人。」

我點點頭,自己也不明白,為甚麽會那麼兇狠。

但是,今天看到了中曾根那副鳥相,我想我要是當面遇到他,也會像以前打那個日本人一樣打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