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恨

在東京,每次經過靖國神社,即刻有股強烈的反感,幾乎令我作嘔。

我知道日本最狠毒的軍閥東條葬在那裏。

從來也沒想到去看看到底是甚麼樣的一個墓碑。有一次,有位長輩專程來日本看櫻花,大家都知道市內的櫻樹都被空氣污染,長不出花來,只有靖國神社的,保護得很好,開得最盛最美。

我們在靖國神社外圈賞花,忽然想到,這麼美的東西和那麼醜的事跡,怎麼能牽連在一起?每一個民族都有好人和壞人,惟有不幸的國家才出現瘋狂的領袖,如卡達菲、科曼尼、阿敏等人。中曾根的不顧一切去靖國神社掃墓,代表了戰後日本的文化教育一點用處也沒有。中國人一向寬容大量,但為了借點錢,做點生意便一聲不响,也是太過無能。我建議每次中曾根要露醜態,中國人應該在《朝日新聞》買全版廣告,刊登南京大屠殺的照片,阻止那傢伙再次的為非作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