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空

常鼓勵年輕人寫作。

他們搖搖頭,說:「你能寫東西,因為你去的地方多,見識廣。我們只到過澳門, 怎麼寫得出?」

這完全是不合邏輯的論調。

多看書,勤動筆,寫寫就上手了。把自己的幻想用文字記載下來,就寫得出。再不然,所謂的「天下文字一大抄」,抄總會吧?抄襲時期過後,創作便隨著來了。

去的地方多並不代表甚麼。觀察力這種東西也就是見到的加上幻想,也不是大不了的事。

不去地方照樣可以天馬行空,吳承恩去過了火燄山了,到達了天竺了?

最近有則新聞,日本的一個作家一共出版了三本世界旅遊書,都是在每月的流行書榜上掛了第一名。八卦雜誌要找他做訪問,一直找不到他,連出版社也不知他的下落,後來查到稅務局,才得到他的地址,原來這個人是一個連東京都沒有去過的九州土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