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

在赤坂見附地下鐵車站的後街,有個小樓梯口,頂上的銅招牌鑄著:「MUGEN」的英文字。它沒有漢字譯名,照讀音可繙為「夢幻」,亦可作「無限」,我喜歡後者。

二十年前,「無限」是一個最流行的社交場所。日本的第一家的士高,它已擁有閃光效果、噴煙技術以及跟著音樂節拍而變幻形象的幻燈射影。惟一和目前的的士高不同的是不放唱片,由英美來的樂隊現場演唱,黑人居多,他們一首接一首的熱門歌曲,毫不疲倦地唱下去。「無限」的收費相當貴,當時已要付十塊美金。但還是每晚擠滿了客人,周末更加厲害,等上半小時以上才能入場。

這家的士高分兩層,進去後要經過一條窄長的樓梯走下去,牆壁上以螢光漆仿著大師AUBREY BEARDSLEY的作品畫上舞躍著的莎樂美,在紫色燈光下發亮,強烈的音樂節奏傳來,一到樓下,只見一片漆黑上下跳動,那是在舞池中的客人的頭髮。整個氣氛就是讓人想跳舞。覺得太吵或者以為會患上心臟病的人自然離開,剩下的拉他們也不走。

螢光照著,對方的臉孔是黑的,眼白和牙齒在發亮,起先感到恐怖,後來看到男人黑西裝沾著的頭皮斑斑;女人上衣隔著胸罩也在放光時,便有趣地笑了。

我一有錢和有時間就往「無限」泡,百去不厭,因為在那裏,每次都能遇到些不同的、有趣的人物。大家一熟,出來後就找突變的事來做,叫HAPPENING。比起現在的的士高客人,當時的好像單純得多,大家只想有個筋疲力倦的晚上,並不一定以性為終結。

離開了很久,間中也常去日本,每次都想去「無限」懷舊一番,但總抽不出空。聽說還沒有關門,這次重遊,再次走進那個窄長的樓梯,人頭的波浪不存在。

音樂,已經是變得非常之疲倦的節拍。

「無限」老了,還是我老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