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漁河豚

「大漁」在向島,離開淺草還要十幾分鐘的士才能達到。地方非常難找,但是物有所值。

一進門就看到到處掛著河豚燈籠,肥胖的大師傅笑臉相迎。他的樣子似曾相識。這傢伙非常風趣,要是你是第一次光臨,那他會在你面前劏河豚示範,他裂開嘴說:「今晚,來場真人表演LIVE SHOW!」

說完他伸手入水箱,找出一尾肥大的「虎豚」來。然後用指頭拚命去擠那河豚的肚子,牠馬上漲大成一個圓球,身上的刺都露了出來。

「河豚也怕癢,這一尾一定是母的,你看!她多騷!」大師傅的嘴角有點淫意。

三兩下子,他便把魚切開。

「河豚每一部份都能吃。」他說:「除了肝臟有毒之外。但是,其實牠的肝是最好吃的。」

接著他把那整張魚皮扔給他的助手,助手們用刮刀將那只有一二米釐厚的皮破成兩層,外層帶刺,內層最為爽口,有些老饕喜歡吃皮多過吃肉。

「單單這切魚皮一門手藝就要學三年。」大師傅悠然地:「刨開這層皮不能用手的力氣,而要動腰,扭呀扭呀,像跳舞,又像做愛!」

切完了皮,開始準備當晚的河豚全餐,一共有十品:一、白灼蔥絲冷盤,二、皮, 三、肉刺身,四、精子刺身,五、魚腦,六、魚肝,七、烤魚春,八、烤魚排骨,九、炸魚,十、河豚生窩及粥。

喝的酒是用河豚魚翅烤個半焦在熱燙的清酒中泡,發出濃郁的香味。要是客人不喜歡魚翅,則以熱清酒白灼精子,整杯乳白色,一口灌下。

酒瓶也塑成河豚的形狀。

烤魚排骨很新奇,大師傅把骨頭斬得一方塊一方塊的,魚本已壽終正寢,但是連在骨上的肉還一直在抽筋似地蠕動,一大盤擺在客人面前,看得我們心驚肉跳。

日本近年來的法律是規定不准讓客人吃河豚肝,它只要四十克便能毒死五萬六千人。「大漁」的師傅藝高膽大,把整大塊的肝沖水,一沖須五個小時以上,將部份劇毒減到最輕,最後切下如指甲般的一小塊來給客人嚐試。

這一小塊東西,要苦苦哀求大師傅才肯做給最熟的客人吃。入口細嚼,先有點吃肥豬肉的感覺,接下來是一陣香甜,比起最高級的金鎗魚肚腩TORO還要好吃一百倍。吃完口中給微毒刺麻,要連吞好幾口老酒才恢復。到現在才明白甚麽叫拚死吃河豚。

通常要是大師傅答應讓你吃魚肝時,他會要求客人最後才入口,因為這一味東西要是先吃了,其他的部份都感到遜色。
「白子」不是魚卵,而是魚的精子,雖說有壯陽作用,但是生吃沒甚麽滋味,烤熟了又不同,又柔又膩,香噴噴地非常鮮美。

連帶在骨頭旁邊的肉也是最甜的,魚排骨烤過後肉較硬,用手將肉撕出下酒,再也不肯吃甚麽魷魚一類的賤貨。

一尾魚只有一米粒大小的魚腦,大師傅也細心地挖出來服侍客人。吃河豚每一個部份皆有層次,它的味道介乎魚肝和魚春之間。

幾道菜下來肚皮已發脹,以為飽得再也吃不下去的時候,大師傅已經把河豚火鍋準備好,他先用小酒杯盛了清湯,撒上一點蔥花,這一口喝下去香甜入肺,又勾引起你的食慾,令人不得不再舉筷。

吃完火鍋的魚肉、豆腐、白菜等之後,大師傅將魚骨頭等剩餘的東西撈起,放入白飯,再打兩個雞蛋,煮成河豚粥,怎麼飽還是有胃口吃一大碗,飯粒差點沒有由你的雙耳流出。女性顧客多數是吃不完把魚打包。大師傅笑嘻嘻地說:「河豚是世界上唯一一種冷了之後吃,也不感覺到有任何腥味的魚。」

「你的臉我很熟,到底在哪裏見過?」客人臨走時問大師傅。

他又笑嘻嘻地在吹了一大口氣,鼓著雙頰。

原來,他長得和河豚一模一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