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儂屋

在舊書攤上找到一本書,說在江戶時代的花花公子,有一條享樂的路線,晚上去吉原的風月場所之前,必先經過淺草的「美儂屋」,大擦一餐。

原來「美儂屋」賣的是馬肉,而日本人相信吃馬能有龍馬精神,最重要的是馬肉抗百毒,連風流病也能禦防,有沒有科學根據我不知道,但這次經東京有幾個小時餘暇,便上路了。

老江戶的遺址在江東區,抵達附近向當地人問路,親切的老先生說:「哦,你要去吃KETOBASHI?」

KETOBASHI的漢字寫成「踢」或「蹴」,是馬肉的代名詞,我點點頭,老先生指著前面的一家小店。

「美儂屋」和其他歷史悠久的老店一樣,一進門即刻要脫鞋,看門的人也一定是個老頭,把客人的鞋子放進履箱裏,扉門鎖好後拿出一塊又厚又長的木頭,這便是履箱的鎖匙,用毛筆在板上寫著番號,等吃完後交還給他,便可拿回自己的鞋子。

在榻榻米上坐下,舉頭看掛在牆上的菜名的價目表的牌子,寫著:馬肉鍋,多少多少錢,燒雞蛋豆腐,多少多少錢等等,還有馬肉刺身。馬也可以生吃的嗎?這還不打緊,更有一塊牌子寫著:「馬油刺身」這幾個大字。

馬肉我以前嘗過,在鄉下拍外景時,酒店以為我們外國人喜歡吃牛排,但付的租金便宜,旅館主人就每天給我們吃馬排,我不出聲,其他工作人員也當牛排吃了。

但是,生吃馬的油,是第一次,非試不可。

美儂屋的菜色很少,我把所有的都叫了一客。先上桌的當然是生馬油了。碟子上鋪了八塊薄薄的白雪片,組成一朵花,煞是好看。

用筷子夾了一塊沾了醬油入口,淡淡地沒有甚麽味道。本來吃TORO的時候像在吃油,但吃真正的油時,可不等於在吃TORO。

馬肉鍋很小,只有中號碟子那麼大,怎麼吃得夠?正那麼想時,已經吃膩,還剩下三分之一沒有吃完。

印象中,大家都說馬肉吃起來酸酸地,我覺得還爽口。

馬肉沒有像羊肉那麼有個性,也不如豬牛的香,更不及狗了。加上心理的嘀咕,吃起來並非一種享受,只可以說在吃雜奇。

效力如何呢?看看隔桌的兩個中年婦女,也不覺得特別風騷。

至於抗菌功能,到現在還沒有甚麽毛病,大概是馬肉已發揮了它的作用。

地址:江東區森下2-19-9

TEL:631828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