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

MEILO SO插圖

最喜歡的一張照片,黑白,清末拍的。照片中兩人,一個長着鬍子的老翁,一個膝頭般高的小童,都穿着長袍馬褂,兩人互相作九十度的鞠躬,露出笑容。

這是基本,這是中國人的禮貌。

曾幾何時,中國人忘了。

我們那輩子的人,見到比我們年長的,都以「先生」稱呼;遇到比我們年幼的,都叫「兄」。至今我與金庸先生會面,都恭敬地稱他「查先生」,他也叫我「蔡瀾兄」。我與香港最大的藏畫家劉作籌首次見面,他亦稱我「蔡瀾兄」,我說怎麼敢當,他回答:「我們這輩子的人,見到比我們年長的,都以先生稱呼;遇到比我們年輕的,都叫兄。」

我是重複他的教導,現在再次提醒年輕人,中國人有過這麼一套的禮儀。

在街上遇到年輕人,向我喝道:「蔡瀾,和我拍一張照片!」

非親非故,怎麼可以呼名道姓?但我相信是他的長輩沒有告訴過他禮儀之事,所以也不生氣,好言相勸,把這套禮儀告訴了他。一般有兩種反應,聽了尷尬地點頭,或者老羞成怒:「拍就拍,不拍就算,嚕囌那麼多幹甚麼?」

前者聽了,對方一生受用;後者,不聽永遠是低等動物。

一般都以為法國人傲慢,但我在法國小鎮散步時,見到的人都向我說早安,我大讚他們很有禮貌,他們說:「我不向你打招呼,顯得我沒有教養而已。」

禮貌不止於言論,衣著也有關係,你身在外國,穿得像一個難民,怪不得他們遠離你,要是你乾乾淨淨,不必名牌,他們也會看在眼裡,以禮待之。

別人對你沒有禮貌,只因為你爭先恐後不排隊;別人看不起你,是因為你在公眾場合喧嘩,大聲講電話,這是自己作賤,應該遭到白眼。

有時候也必須自我檢討,我一直不喜歡和別人握手,但是我都忍受,每次和那些有手汗的人握手,就不舒服了半天,非即刻跑到洗手間沖水不可。一次又一次,我變成了有潔癖,不與別人作身體的接觸。如果你伸出手,而我只拱手作揖,請你原諒。

找我拍照一點問題也沒有,一答應了就走過來,用手搭在我肩膊上,這也是老一輩子的人認為極度犯忌的事,我年輕時還強忍,到了這個年紀,惟有直斥。

有禮貌當然是好,但過多了,沒有必要的,就變成了愚蠢,像我到任何場合,都有人帶路,但帶路的人太有禮貌了,讓我先走。我哪裡知道東南西北,就說你先走吧,對方堅持客氣禮讓:「您先走,您先走。」走個屁,實在是笨蛋一名。

大家都以為日本人最懂得禮貌,那是因為整個大環境都在守禮,如果都不互相說早安時,他們也會忘記,像有個朋友娶了一個日本太太,見到家翁,連早安也不說,我看在眼裡,用日本話大罵這個女人一番,她委屈地說:「你們也不說早安呀。」

當今,守禮的國家,還是首推韓國,韓國人一見面就問對方年齡,外國人以為不禮貌,但是要明白他們問歲數,是因為你要是比他們大,他們就會對你恭敬,若是平輩,禮數才能節省。韓國人見你比他們大,敬酒就要把頭轉過去,不能相對。

餐桌上,吃東西時發出聲音,在中國以外,都是極不禮貌的事,當然,吃麵時是例外。用手抓東西吃也不禮貌,但是吃有翅膀的,絕對可以用手。

墨守成規的日本人,吃魚時是不可把骨頭吐出來的,所以吃魚吃得特別細心,萬一遇到刺又如何?用片紙巾包起來。

最不能忍受的是,遇到傷風感冒,不斷流鼻涕,一直嘶嘶聲地吸回鼻去,以為這才是有禮貌,哪知這是聽覺污染,聽到了極度討厭。拿片紙巾,大力一擤,不就沒事了嗎?那多舒服!是的,在西方,擤鼻是可以的。我遇到這種女人,都叫她們擤鼻。如果還是覺得不禮貌的話,那麼跑去洗手間大力擤了再走出來好了。

飛機上,雙腳大力頂着前面座位椅背的行為,是極不禮貌的,一人一個的手枕,你不顧他人死活,都霸佔來用,這都是沒有教養的行為。

通常,遇到這種情形,面斥起來就要吵架,和這些人吵起來,是自己的修養不夠,遇到這種情形,向空姐投訴,請她轉告好了。

進入洗手間,看到別人把洗臉盆弄髒,我會用紙巾來擦乾淨,不祈求下一個使用的人欣賞,只要心安理得就是,一切禮儀,不做給別人看。

從小教導很重要,像那張黑白照片的小童,長大了一定懂得甚麼是禮貌,甚麼是互相的尊敬,天下太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