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宴

MEILO SO插圖

每年到了八月,因書展或公事,都會去北京和廣州,結交的網友就會替我做生日,一向不喜歡這種形式化的聚會,但大家的盛情,也不好拒絕,叮囑他們絕對不可帶禮物前來。

今年早了幾天去北京,陳曉卿辦了一桌,地點在東直門的「懂事兒」,這家店的老闆叫尹彪,在北京開了多家傳統的北京菜小館,主廚甄建軍,拜王希富為師,王希富的外祖父是清朝的御廚。

這一餐依足傳統,先有四乾果、四鮮果、四手鮮十二碟,可以吃,但用來看居多。接着是迎客茶,那是茉莉香片,跟着上的是落座茶,名叫宮廷奶茶,加上榛子、核桃等磨出來的粉,我喝了一口,味道十分好。

之後有進門點心:蘇子茶食和綠豆糕,前者有黑芝麻餡,味鹹,後者是棗泥餡,加了薄荷,口味清涼。

接着六冷碟:千層耳、老北京豆醬,其實是肉皮凍,加上黃豆、胡蘿蔔丁等。還有蒜腸,大蒜味極重,嚇走女士。她們不敢吃的話就嘗素火腿,豆製的,還有羅漢肚、拌玉絲等等,值得一提的是酥燜鯽魚,把小尾的鯽魚烤好幾小時,然後燜在鍋裡,直到肉和刺都酥燜為止,功夫是十足了,又鹹又甜,只是沒有魚味。

接下來是熱菜:燕窩松茸湯、醋溜海參、糟汁肉。最精彩的是芙蓉雞片,這一道連原創的山東也將失傳的菜,在北京發揚得好。所謂芙蓉,是用雞胸下面最嫩的那片肉剁成肉茸,然後在油鍋中過油,就成花一樣的雞片,接下的芫爆肚絲,也是取豬肚最嫩的一塊爆炒。而煎丸子,是把丸子邊煎邊按扁,變成了長形。

當今是荷花盛開季節,有黃顏色的荷葉粥上桌,南方的荷葉粥和北方的不同,北方的是把整塊的荷葉放入粥中煮,把粥煮成黃色。南方的是用新鮮荷葉當成鍋蓋,一片葉子蒸枯後再換另一片,到最後,粥是翡翠顏色。

配荷葉粥的黃瓜醬,用黃瓜炒肉丁,最後有莧菜疙𤺥湯和爐鴨的烹掐菜,掐菜就是廣東人叫的銀芽,把頭和尾去掉的,甜品有宮廷奶酪,用草莓醬做的,清朝時有沒有草莓,有待考證。

中間的插曲,來了「炒肝趙」的炒肝,這家人洪亮帶我去吃過,炒肝是北京人最地道的早餐,吃慣了當寶,吃不慣不會上癮,肝不是「炒」出來的,也少得可憐。「炒肝趙」的店被逼遷了三次,這回乾脆和「懂事兒」合作,在他們的店裡做早餐,從早上六點開始賣,總算找到一個比較安穩的地方做買賣,喜歡炒肝的人可以去吃。

不可不提的是甄建軍師傅做的「玫瑰鮮花餅」,用的是北京西郭門頭溝的妙峰山玫瑰,他試過用別的玫瑰,水份太多,又不夠香,只有妙峰山的玫瑰符合他的要求,而且每年只有五月下旬到六月中旬不足一個月的時間內採摘玫瑰花,過了就要等下一年,把採摘的玫瑰加糖,低溫發酵,也就是放入瓶中在冰箱中發酵,花半年時間,即成,所做的玫瑰餅不是太甜,但非常之香,不可錯過。

地址:北京東城區東直門外斜街

察慈小區十一號樓

電話:+86-8446-2006

自己吃飯時,喜歡優優閒閒地到北京的香港賽馬會酒店裡面的麵吧吃一碗麵,他們的炸醬麵和蘭州拉麵做得極出色,芥末屯是一絕的。不然去八條一號吃鹵煮和雲南小菜,來來去去,北京就那麼幾家,說到烤鴨,則是加里中心裡袁超英師傅做的最好。

來到北京當然以吃羊為主,洪亮帶我去過至少十幾家最好的,到最後,我還是喜歡去「情懷草原」,他們的涮羊肉的醬,不是糊裡糊塗亂加,配羊肉吃的只是沙葱,最能吃出羊肉原味。烤全羊也幾乎都吃遍了,但吃了幾口就吃膩,不如來碟手抓羊。說到烤全羊,這次生日會中,好友特別安排了三隻烤乳羊,最適合我的口胃。

當晚在東直門外NAGA上院會所的多功能廳辦了三桌,請了「淨悟真」的張華老闆,帶來三隻寧夏鹽池的灘羊小羔羊燒烤。生長不到四十天的,才能叫羔羊。烤出來的皮一拉開送進口,爽脆無比,肉一點也不硬,我伸手進去取出羊腰,全無異味,好吃得不得了,結果整隻羊給大家吃得乾乾淨淨,只剩骨頭,是對羊的最高敬禮。

本店開在:北京昌平區龍城花園內

(近龍城麗宮酒店)

電話:+8610-8079-0269

除了羊,當晚由洪亮親自做麵,聞名已久的大鹵麵終於嘗到,的確好吃。夢遙來了,婚後的她,愈來愈漂亮,身材也愈來愈好,她帶來了楊楊師傅做的小龍蝦,個頭很大,已是大龍蝦,又有劉新師傅的牛肝菌,都很精彩,另外的昆明吉慶食品做的玫瑰糖,包裝古樸,味道特別好,我最喜歡了。

生日蛋糕是小老虎花了老大功夫,將榴槤的刺一釘一釘做上去的貓山王蛋糕,造型漂亮,榴槤味十足,真是感謝她了。

這個早過的生日,過得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