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膽之旅

MEILO SO插圖

每次為了吃出門,有一個鮮明的主題,那就特別過癮了。

像這次去北海道,就是專為海膽去的,在餐廳享用這種食材,其實也可以的,像我們二十多年前去拍特輯時,到了小樽的「政壽司」,老闆拿出來的海膽,實在甜美,我就叫他拿了一碗不熟的白飯,再把一整木盒的海膽鋪在上面,吃一個飽,後來才出現「Unidon」這一道菜來。

但即使「海膽丼」的海膽量,也比不上「任吃」的痛快,這回我們的主題,就是「海膽放題」。

找到北海道盛產海膽的「積丹Shakotan半島」,老闆浦口宏之一身黝黑的皮膚,露出白齒相迎,他說:「我是這裡抓海膽的名人。」

我問:「是潛水去捕撈的嗎?」

他搖頭:「從前是的,現在是用潛水眼鏡從船上望下去,再用長竿來抓。」

「今天吃甚麼海膽?」

「紫海膽Murasaki Uni。」他回答。

「馬糞Bafun海膽呢?」我又問。

「已經吃得快要絕種了,不過還是為你們準備了一些。」

海膽種類多,加拿大的又肥又大,但一點味道也沒有。

美麗的海邊,可以看到火山岩的小島,像一隻西洋人眼中的龍,如果想散步過去,也有一條橋,但我們的目的是來吃的,所以先解決。

海邊放了長桌椅讓我們坐下,接着就是一碟碟的海膽捧上來,大量供應的是紫海膽,所謂紫,不過是漆黑,海膽長着長長的刺,還在蠕動。

怎麼剝呢?先給我們一隻手套,鋼絲做的,戴上之後,就可以伸手去抓緊海膽了,把海膽翻過來,看到中間的口,所謂口,就是一個小孔。浦口示範,用一根特製的工具,一頭像一把尖刀,一下子插進海膽口中,這個工具像一把鉗子,一邊是尖刀,另一邊是根像剪刀一樣的東西,插了進去後,把鉗子一抓,就把海膽的殼打開了,非常方便,又不會被海膽刺插到手。友人傅小姐自己常在加拿大潛水抓海膽,看見有那麼方便的工具,即刻向浦口要了幾把,他說本來是不賣的,給我面子贈送好了。

打開的海膽,有五道腔,浦口叫它們為房子:「海膽肉就藏在這五間房子裡面,先用刀從底部劏開一圈,就很容易地把海膽肉取出來。」

照他的辦法做了,果然很容易做到,他說:「現在就輪到困難的地方了,你們看包在黃顏色的海膽,是一層黑色的東西,那是海膽的內臟,不可以吃,要除掉。」

這可真的不容易,拿着浦口供應的鉗子,再仔細地把內臟除去,也要花老半天的時間,接着他說:「海膽拿出來後放在碟子上,我會叫伙記把海水拿來。」

原來這海水也是處理過的,氧份特別高,用它來沖海膽,浦口又問:「你們還看不看得到海膽中間那一點點黑色的東西?那是海膽吃剩的海帶,海膽只吃海帶,所以十分乾淨,那些黑色的一點點吃下肚也沒有問題,但是用海水一沖,就可以完全清除。」

果然見效,我們把海膽一片片地放在小碗中,有些朋友急不及待地吞進口,叫了出來:「真甜!」

接着,浦口拿出一個個圓形,身上沒有尖刺的海膽來,說:「這就是馬糞海膽了,名字不好聽,但這是海膽中的極品,已經愈來愈少了。」

我們依樣畫葫蘆,把馬糞海膽一個個打開,看到一團白色像骨頭的東西,浦口說:「那是海膽的嘴,很尖,甚麼海帶給它一扯就扯了下來,然後慢慢咬爛。」

馬糞海膽的顏色比紫海膽的更黃,可以說帶點橘黃色,兩者的味道一比,當然比出它的鮮甜,一般沒有比較的情況下,有紫海膽吃,已很滿足了,但是一切,就是怕比較。

我們把一碗碗剝好的海膽拿着走到浦口開的餐廳去,桌子上已經擺着烤好的各種海鮮和刺身,有甜蝦、牡丹蝦、Toro、響螺片、北海貝等等,更有吃不完的燒烤,魷魚、Hoke魚、蠑螺、帶子等等,怎麼吃也吃不完,加上一大碗上面鋪滿馬糞海膽的飯,最後把自己剝的那一碗海膽再添上去,淋上醬油,就那麼吃。

最初太貪心,拼命剝拼命吃的朋友們,這時已將剝好的一部份分給身旁的友人,友人又推給其他同伴,大家都說:「早知道不吃那麼多飯。」

但是有了海膽,不用飯來配,又覺得沒那麼美味,人生真矛盾,吃呀吃,也全部吃清光。我們這一代還是幸福的,相信再過三四十年,全球已無海膽,要吃就快點去吃吧。

從積丹半島可以去附近的富良野看花田,我們就不去了,這是噱頭,只有一小片罷了,要看花,去荷蘭看,那才真正是叫花田!

資料:浦口宏之Hiroyuki Uraguchi

電話:8180-5581-7323

Email:uraguchi@quality-t.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