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者

日本人酒後愛高歌,他們毫不猶疑地拿著麥克風上臺,不管唱得好不好,中國人就沒有這種臉皮。

最近遇到一對男女,前者是研究海洋學的,目前做的生意,是將各地所需的海產買賣。比方說,他到了臺灣,知烏魚子名貴,便查出世界上那一個國家也產烏魚,最佳者是墨西哥,便到它的產地一個個去試,終於給他們找到與臺灣同水準的烏魚子,便數千公斤地購買後運到臺灣去加工,誰也吃不出有甚麼不同。現在他已轉變販賣魚翅,由薩摩亞進口東南亞。是經濟戰爭中的一個兵。

女的在異鄉開一間酒吧,收費與銀座的第一流店一樣貴。各國美女雲集,生意興隆。她已有四十歲,但看起來至少年輕十年。

他們兩人並沒有正式結婚,但已有一個十八歲的寶貝女兒。男的長得很英俊,西裝筆挺,雖說是生意人,知識極高,文學修養也深,怎麼會搭上一個酒家的老闆娘,而又不結婚?我們起初都不明白他們的關係。

一天,飯後,男的請我們到酒吧去,已有三分醉意,他高歌;老闆娘亦高歌。兩人唱得都頗有水準,表情十足,已有職業歌手的份量,但是聽久了便聽出毛病,走音之處甚多。他唱完回到座位,當晚他特別高興,便告訴了我他的故事:做學生時就愛唱歌,一直希望成為一個職業歌星。沒有機會表演,他只有到小酒吧去唱唱。剛好,有另一個他鄉來的小姑娘,也因愛唱歌而在那裏流連。

兩人相戀,但是家裏不許他們結婚,男的父母不贊同她的職業,最大的原因,她是韓國人。

分開後,男的畢業就職,結婚,生兒育女,事業逐漸成功。兩人不可能有復合的機會。女的對他念念不忘,不擇手段地由女招待變成紅酒女、領班、到老闆娘。她在他要做生意的地方開店,墨西哥、沙爾代多、到薩摩亞。她知道,旅途的男人是寂寞的。最後,他與前妻分開,便在異鄉與她同居了。兩人和在日本時一樣,每晚高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