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淚的法官

一向喜歡讀法庭裏裁判有趣案子的報導。近日接家父來信,提及多年前在日本的的士司機猥褻嫌疑事件,不知你喜不喜歡聽聽?

有位勤勞的計程車司機,在經濟不振的當年,怎麼拚命載客,也不過緊緊地糊口,因為除了老婆之外,還有一羣兒女要養。

全家人只能租一間四疊半的小房間,一疊六乘三呎,一共才八十一平方呎那麼大。廁所在走廊與他人共用,入浴要老遠地跑到公眾澡堂子。

洗完身子回家,夫妻雙眼接觸。但是,看那羣小鬼還在溫習功課,只好癡癡地等。終於一個個入寐,最小的兒子還要看連環圖,老子急了大喝一聲,他白了父母一眼。

母親把燈關上,唏唏唰唰地黑暗中傳來聲響,小兒子明知故問:「你們這麼吵,我怎麼睡覺?」

結果又白白地無事過了一夜。

幾個晚上發生了同樣的事。過了數日,老子的眼中已發出紅光,叫老婆起身,兩人乘自己的的士去遊車河。

到郊外,車子一停,急不及待地寬衣解帶,正要行周公之禮時,一道強烈的光線照入,把他們嚇個要死,警察們圍上,告他們在公眾場所做淫穢行為。

在法庭,戴老花眼鏡的法官高高上坐,問的士司機道:「對方是你的甚麼人?女朋友?情婦?還是妓女?」

「不,不,法官大人,那是我的老婆。」我們的主角回答。

「咦?」法官翹起一邊眉毛。

「請聽我細訴!」的士司機說。他原原本本地把生活之苦描述。

他一面說一面流淚,老法官聽了,也拿出手帕來擦鼻子。陳述完畢,流淚的法官把警察的報告重讀一遍。檢控官聲色俱厲地:「請求法官大人向這對狗男女定罪。」

老法官說:「住口!性行為還沒有發生。夫婦互相看看罷了!無罪釋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