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信不疑

在箱根的保羅溫泉,浸了大池,全身輕鬆,回到房內,打開電視,一面看,一面細飲清酒。

有點醉意,叫侍女鋪好床,鑽進窩中,又漸漸熟起來,一腳把厚棉被踢掉。感孤獨,打電話叫個按摩的。

熒光幕出現形象,聽到聲音後,趕緊一看,是我多年前,第一次當副導演時的電影,現在已好像粵語殘片一樣在深夜播送。

老太婆拉開門,鞠躬進來,開始工作,她從肩膀開始按起,我閉眼享受。她問道:「先生,你是幹哪一行?」

懶得說明一番,答道:「看相的。」

「我不相信。」她說。

「閉著眼睛,我也能看到東西。」頭也不回,我說:「電視上現在是不是一個男人走進來,向那女人一槍打去?」

果然「砰」的一聲。我應知道,因為對這部電影,我已經是滾瓜爛熟。按摩老太婆對我講的職業,深信不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