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難之季節

星新一的故事結構非常奇妙,日本人稱這些人做「異色作家」,又試譯他的另一篇短篇叫《女難的季節》。

青年今天又是早上六點鍾起床,他做了晨操,穿好西裝,準備趕電車去上班。

工作,對他來講是種樂趣,這當然有原因的。他步步高陞,老闆又要把他的女兒嫁給他,他以後便會成為這機構的主人了。

剛要出去,門鈴響了,打開門一看,是個漂亮的少女,淚汪汪地對著他說:「你為甚麼不來找我?我等得你好苦。」

青年根本就不認識她,但是少女對他的身世卻知道得一清二楚,說他們是青梅竹馬,有天晚上他還和她睡過覺,而且答應過要娶她的。是不是那晚送她回來時給的士撞了一下,失去了記憶力?

她能把每一個細節都形容出來,楚楚可憐的不像在講假話。但青年絕對沒有做過這些事,認定她的頭腦一定有問題,好歹地把少女打發走了,趕出門去。到了公司,他還是對剛才的事感到迷惑。秘書說有客人來找他?會客室裏坐著一個中年女,一見面就向他說她和少女同住在一間房,指責青年不應該拋棄她。

「不過,我的確不認識妳們兩個人,」青年說。中年婦人嘆了一口氣走了。

回家,少女又在門口等他。後來那中年女人又來了,好言相勸青年重新考慮。

青年越來越困惱。和老闆女兒約會的時候,好像看到那少女在監視著他,結果弄得魂不附體。漸漸地,青年的工作效率低了。那少女還自動獻身給他,她一切無所求,只希望他給她一點點的愛,她的感情是假不了的。他去看公司的醫生,以為自己患了精神衰弱,醫生答應為他調查一切,結果證明少女沒有騙他。青年終於失去信心,要求公司派他出國。

老闆的家裏。老闆娘把禮金送給少女、中年女人和醫生,然後拿出照片和資料說:「公司那個人意志不夠堅強,做不了我的女婿。現在又有一個新的人選,請你們再去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