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妻

日本文壇上,有一讓妻之美談。

谷崎潤一郎是明治時代的作家,佐籐春夫又是同時的詩人,兩人交情很深,互相敬仰。前者的小說在當時來講相當的大膽,描寫人性及其赤裸感情,《癡人之愛》是講一個平庸的白領階級愛上一個十五歲的少女,她放蕩不羈,三番四次地拋棄男主角,他只有在她離開時拚命拿著她的內衣褲來嗅。等她回來,即刻原諒她,她亦感到痛苦,無奈之餘,惟有騎在他的背上,當馬鞭之,兩人一面嬉玩,一面流淚。

谷崎年輕時很風流,常到一小酒店去泡。與比他大的老闆娘同居,她也是個怪女人,把她的二妹千代介紹給谷崎。兩人結婚,谷崎很沒有良心地寫過:「娶了她,不過是當家中的一個陳設道具。」

這可能因為千代是一個賢妻良母型的女人,與大姐的刁蠻完全不同,讓谷崎感到興趣,另一個原因是谷崎喜歡上千代的小妹子,那時她只有十二三歲。

佐籐春夫就住在谷崎家附近,經常去坐談,後來他把谷崎的妻子也寫在一篇《那三件東西》的小說裏。谷崎又愛上一個女孩,曾經說過:「對她的又不是男孩,又不是女孩的胴體感到深深的迷惑,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經驗。」

這一來,千代慘了,拚命給谷崎虐待,佐籐看在眼裏,極同情她。後來谷崎為了要與小女孩同居,乾脆地把千代讓給了佐籐。佐籐寫過不少唯美的作品,但還是屬於保守的人。

家父喜歡佐籐的文章,久聞其妻之事,十多年前曾去東京拜訪他,並會千代夫人,印象是位普通的老太太,並無迷人之處。

谷崎寫了《癡人之愛》後,繼續去探尋他的人和性的關係,寫到老時還坦白將自己描述為一個沉迷於性愛的老頭,這便是他著名的作品《鍵》。

《癡人之愛》,對當代人類帶上假面具去維護道德之事,加以諷刺。

現在看來並不出奇,但是一個人如果文字和感情用得優美,作品不會被湮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