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而連的妻子

太宰治的短篇小說《魏而連的妻子》以一個平庸的家庭主婦的第一人稱寫出,丈夫是出門幾個月都不回來的浪子,讓她自生自滅地照顧身體虛弱的小女兒。他沒有固定職業,妻子也不多過問,只知他喜歡與友人酒後高談闊論,心情都一直很苦悶,偶而抱住她痛哭一場。

一天,丈夫氣喘地逃回家,搜出刀子要恐嚇一對追到家裏的小食店的老闆和老闆娘。妻子出面與他們談判時,丈夫竟溜掉了。

問明事件,知道這對夫婦是來討酒債。在小食店起初看到這個清秀中帶冷傲的貴客,以為是甚麼皇親國戚,一直賒賬給他,但是他從不提付款,白吃白喝一年。

「那你們為甚麼還讓他到店裏去呢?」妻子問。

老闆夫婦自怨地說出他們心裏還是喜歡他,因為他一來,言論幽默,並帶深奧的哲理,令其他客人高興,主人自豪,更不好意思向他要錢。到今晚冷言冷語地講了他幾句,那知他即刻翻臉,反罵他們庸俗。

不過他的話亦不是沒有道理,說至此,老闆和老闆娘自己也笑了起來。

妻子聽了也歡樂地笑。但欠人的錢總是要還,念頭一轉,她求他們讓她去做侍女來抵債。老闆夫婦看她還年輕,有三分姿色,自己又需要一個幫手,答應了她。

結果她在店裏勤勞工作,對客人又友善,很受歡迎。

上班時她走過銀座的展覽會,竟看到丈夫的照片,以魏而連的筆名發表新詩,得到名作家們的讚賞,妻子心頭一甜,但又隨著流淚。

漸漸地把債還清,店裏增加不少新客,當中發現丈夫偶而出現,她打扮得更美,收工時他如戀愛中地送她回家。她感到無窮的歡慰。

太宰治很年輕的時候便自殺了,作品一直受年輕人的歡迎。他的文字簡潔優美而極傷感。另外一本中篇叫《斜陽》,在二三十年代捲起高潮,帶理想但消極的青年自稱為「斜陽族」,相等於美國海明威等的「失落的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