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鄉

日本導演熊井啟出身編劇,他在一間專拍商業電影的日活公司,專替當紅的石原裕次郎寫劇本,但是是一位高級知識分子。

有一部打鬥片以南洋為背景,熊井跟著工作人員一起來看外景,在巧合的機緣認識了他,他問我有甚麼日本代表性的東西。

我就帶他到日本人墓地去。

他一看那荒蕪失修的廢墟,即刻眼圈一紅,向我說:「這一羣墳墓,都是日本妓女。你知道嗎?」我點點頭。

「你說我們日本人有多殘忍?我看過記載,當時的渡夜金由兩元到五元,每晚接客多的姑娘,日本龜公只打賞她們一二角,還要記入賬簿。她們對客人歡顏悅色,實在苦不堪言。那麼年輕就死了,多可憐,多可恨!」

我說:「更可恨的是那埋在元帥墓裏的軍人,他們殺的,比死去的妓女更多。」

他點點頭。

多年後,他拍了一部電影,描寫日本妓女的辛酸,控訴帝國主義的獸行,叫《望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