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澤明

黑澤明的電影,很適合外國人看,將之改編為西片的有《羅生門》和《七武士》等,後者的大俠殲奸扶弱題材,更成為電影電視劇本的主要公式,變幻出數不盡的片子片集。

外國人改他的東西,他改外國人的戲。《蜘蛛巢城記》就是來自莎士比亞的《麥克貝夫》。片中有一場用箭射死男主角的戲,他叫了全國的神箭手到片場,射出真傢伙。三船敏郎雖然穿著防身甲,但臉部不能遮掩,把他嚇得流尿,可見導演對戲的要求,拍出來果然有魄力。工作人員叫他做「天皇」。

不過,日本人似乎不太欣賞黑澤明,可能是他的國際味道重。當年在日本,適逢純日本化的巨匠溝口健二去世,讀《朝日新聞》,有一段,「黑澤明死了,我們還有第二個,失去溝口,再也找不回來」的報導。黑澤明聽了該多傷心。

黑澤常淡淡地說:「我並非甚麼完美主義者,只想拍對得起觀眾的電影。」

《惡人睡得更安寧》片的男主角很像哈姆雷特,他是一個有野心的青年,為了報父仇,不惜與敵人的大企業家為伍,並娶了他跛腳的女兒,藉此勢力,他將仇人一個個消減。他的惟一缺點是對妻子發生了真正的感情,正當他要殺死企業家的時候,他的妻子為了救父而出賣了他,結果自己死在企業家手中。孤零的老婆,不但是腳部殘廢,連內心也殘廢了。

在片中,惡人得到最後的勝利,好人的死亡是因為他還對人類有感情,有愛。黑澤明的藝術造就便是動人地把這反面的悲劇概念告訴觀眾。不過,這是太難於被一般人接受,他只有用娛樂性豐富的手法和技巧去推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