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手

在日本拍戲,最後一個鏡頭是一列火車衝著鏡頭來,奔馳而去。

我們打聽好火車前來的時間,攝影師擺好角度,就在軌道旁等待。太陽很大,預防把光線也拍入,攝影助手安好一塊鐵片在鏡頭前遮擋。轟轟隆隆,火車由遠處出現,攝影師挾著搖動機器的鐵棍待機,導演一喊,開始拍攝。火車經過,攝影師跟蹤著擺動鏡頭。這一剎那,忽然,擋光線的那塊鐵板的螺絲鬆了,卡擦一聲,掉在鏡頭前,遮住視線。這次的拍攝泡了湯。

攝影師黑著臉,一言不發,慢慢地將那搖動機器的鐵棍拆下,用力往助手的頭上「咯」的一大響敲去。助手差一點昏倒。

「下一班火車,要到四個鐘頭後才到。那時要是沒太陽或者下雨,便要多拍一天。我們一大堆人又吃又住,要花公司多少錢,你知道不知道?」助手低頭道歉。攝影師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幹,我頭上的包包,不知要多你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