楢山節考

最近看了今年在康城得獎的日本片《楢山節考》。這部片子的故事相當枯澀,描寫古時在天寒地凍的鄉村裏,人民貧窮到每一年都憂愁過不過得了一個冬天。這裏的風俗,是將老人揹到山上,讓他們餓死,新的一輩才能有足夠的食物生存。

西方曾經有一度忘記了二代之間的關係,放棄了反哺的觀念,現在他們重新衡量,開始有了醒覺,才特別珍惜這部電影的主題,它能得獎,是一件值得歡慰的事。

片子裏的老年母親,認為上山是一件光榮的事,兒子不肯,她還拚命把石頭向牙齒上敲,敲不斷。娶了媳婦後她更是往陶缸邊上碰去,才碎了牙,表示自己的時候到了。

一九五八年,松竹公司曾經拍過這深澤七郎的原著,由木下惠介導演,田中絹代演老母的角色,把故事用歌舞伎的形式演出,引導觀眾走入一個天真無邪,而非常殘忍的世界裏去。

這次是由今村昌平導演,他的手法是寫實的,先把那窮鄉僻野的環境介紹出來,帶入村民的困苦。他們把偷食物的同胞打死,活埋一羣不能生產的家族,和他以前拍的《日本昆蟲記》的主題是一樣的,生存的重要、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可憐。要我們緊緊地抓住和珍惜目前所擁有的條件。

電影裏穿插了很赤裸和強烈的性愛鏡頭,這是他們生活的一部份,要勇敢的去死,也要熱情地去愛。

男主角的弟弟是一個身體發臭的人,他娶不到老婆。村中一個寡婦,為了要有食物,輪流去和一羣單身漢子睡覺,就是不肯上他的牀,他忍不住發神經地要毀壞一切,男主角只有去求他的老婆和小叔過一夜。

老母親聽了不忍心,去和另一個老太婆商量,老太婆說自己鼻子壞了,也沒有甚麼關係,答應和他睡覺,做完愛後,她說:「這麼久沒用了,想不到用用還是可以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