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毒導演

多年前,香港請了一個日本導演來拍戲,他的名字叫梅次,因為他常刻薄下屬,故大家不叫他梅次,而稱他為梅毒。

梅毒導演以一部年輕人主演的片子起家,香港電影將它翻版,這人自己也不理會甚麼版權問題,照替香港人拍攝不誤。

這本是無可厚非的事,但他動不動就罵帶來的日本攝影燈光等人,他們都恨透了他。梅毒導演知道工作開始緩慢,不對勁了,才第一次請工作人員吃飯來聯絡感情。

大家一聽說導演請的是日本料理,自己去不起,欣然赴宴。梅毒看大家到齊,便大叫侍女前來,說:「我來一碗麵,你們要甚麼自己叫!」

眾人那敢叫甚麼刺身?麵一上桌,他一口吃光,抱著肚皮,喊道:「吃飽了, 吃飽了,吃得太飽了!」

見其他人不響,他說:「要不要喝酒?」

這當然是喜出望外的事,梅毒向侍一女:「來一瓶清酒,。

所謂的一瓶,只有一水杯半那麼多,大家提著小瓷杯,一人一小口,不夠潤喉,梅毒說:「醉了,醉了!」

拍完戲回到日本,他又以同樣態度欺負製片公司的同事,沒有一組人喜歡與他開工,但是公司強迫,大家只好抽簽,中獎的工作人員垂頭喪氣。

最近,又有一年輕歌星很受歡迎,他又去製片部推銷,那羣製片想不出更好的題材,也終於讓他重拍他的成名作。

梅毒很神氣,向人說,你看,多少日本導演失業!我才不怕,拍到現在還有人找我。你們罵是你們的事,我賺我的錢,所有聽到這話的都很不愉快。

剛好拍到正月,工作人員照慣例去他家拜年,他叫人拿二級日本清酒給客人喝,自己從桌底下拿出一瓶白蘭地,倒了一口吞下,不睬別人。

後來他在片廠中拍戲,忽然有人在暗處扔來一塊石頭,打得他頭破血流,入院三天。聽到消息的人,無不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