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岡千惠藏

早期的日本電影,與國片一樣,多是打打殺殺。東映公司專門拍此類片起家,他們的當家小生是片岡千惠藏。

片岡給觀眾最深的印象是扮演《血櫻判官》的角色。助弱除奸,到最後一場大殺之前,總把和服脫下右手一邊,露出紋身裸肩,向敵人說:「你忘記了櫻花吹雪嗎?」然後將他們的血散滿白地。

這位七十九歲的演員去世了,他拍了六十年的戲,主演三百二十二部電影,與他相熟的人說:「從來沒有看過一個這麼有效率地將收入花光的人。」

不過他的財產投資在地產、油站的數量他自己都數不清,又喜歡吃麵,開了許多麵店。死後有人傳說他已生活蕭條,和餐廳老闆娘的情婦住在名古屋。他本來愛京都,想葬在那裏,但還是被安排在名古屋。沒有人送花,也沒有明星來拜祭。除了情婦之外,四個兒子做銀行家、日航的機師、餐館老闆和獸醫,大家在爭他或有或無的遺產,他的老婆只有一句對白:「不能原諒我的丈夫。」

但是,這只是片岡的私人恩怨,他會愛上那餐廳的老闆娘一定有他的理由。在藝術上的造就可以說是一點貢獻也沒有,不過,他主演的戲一直令老一輩的影迷如癡如醉。

拍過的作品中有許多是大導演編導的,如他創立的「千惠藏製作公司」的第一部戲便請了響噹噹的稻垣浩,其他與片岡合作過的有伊丹萬作、伊藤大輔、山中貞等等,拍了《赤西蠣太》、《忠臣藏》、《宮本武藏》、《國定忠治》等。

對於他年輕演的主角戲,他說都不懂得自己在幹甚麼,到了給內田吐夢導《血槍富士》時,內田要把最後一場大打拍六百呎,有六分半那麼多,片岡倚老賣老不肯拍那麼長,說現在的觀眾不喜歡看太長的打鬥場面。在日本,導演還是最後的勝利者。照導演的意思拍了,片岡才發覺內田把劇情和氣氛滲加打鬥中,才知道導演的功力。他去世前還說:「到現在還有導演只靠一味打,和六十年前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