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崎宏三

遇日本首席攝影師之一的岡崎宏三,他拍過薛尼·波拉克的《龍吟虎嘯江湖客》,相信大家對他都熟悉,另一部日本片《御用金》也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

岡崎人矮小,略肥,喜歡戴個鴨舌帽,人很友善。我問他說:「打光這個問題很微妙,一般攝影師都是四方八面地打得完美,現實生活中的光源,只有一個太陽或一個月亮,拍攝時為甚麼不把幾枝燈擺在一個方向一齊照過來,當成一個光源?」

「是呀,我也喜歡這樣打光。」岡崎同意:「不過,東方人臉較扁平,用這方法打光的角度最好是時鐘上的兩點十分。要是用十二點正的角度打,洋人還可以看,東方人就變成一塊大餅乾了。」

日本電影沒落,岡崎說:「我去了英國博物館拍了三個月紀錄片,學到的東西真多。人們都不瞭解甚麼叫紀錄片,以為其實地紀錄下來,其實紀錄一件藝術品,要拍得比用肉眼看到的還要精彩,還多面目,才是真正的紀錄片。與其拍二流電影,不如去拍紀錄片比較過癮!」

他們一羣人經過此地,要到其他地方拍外景,我看不到他們的製片,問道在哪裏?

岡崎說製片在算賬。我說製片不決定大原則,去算甚麼鬼賬?那製片不是製片,是演員了。岡崎點頭說:「有的製片,演技比演員還要好。」

我問說與外國名導演合作,有何感想?六十多歲的岡崎,人生經驗豐富,不太得罪人,只是說:「我發現他們都很古怪!」

「導演不古怪便不算是導演。」我說。

「對對,」岡崎道:「不古怪的導演不是導演,是政治家,是財政部長!」

同座有個叫小泉堯史的,是黑澤明的副導演,我見他隻字不發,逗他說話,問他:「你和黑澤明拍過《影武者》,你說他古怪不古怪?」

「我覺得他沒甚麼古怪呀!」小泉答。

岡崎聽後咪咪笑,向小泉說:「如果你覺得黑澤明是普通的話,那你自己就古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