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橫行

寧波和潮州人的小吃,有很多相同的。黃泥螺是其中之一,另外的有鹹螃蜞。談到螃蜞,想起日本的小螃蟹「澤蟹」,牠比螃蜞還要小一半左右,通常養在玻璃缸中,擺在客人面前,全身鮮紅,極美,還以為是裝飾品。這些螃蟹根本沒有膏和肉,都是硬殼。

吃法是放在油中一炸,點點鹽,便送往口中細嚼,連殼吞下,相當香甜,是下酒的一流小菜。日本朋友告訴我,澤蟹一喝醉後,行動很古怪。我不相信,他便抓了一隻,「咚」的一聲丟進啤酒杯內,過了一會兒,友人將牠撈出來。

只見這橫行慣了的傢伙,步伐蹣跚,蠕動幾下,掙扎著要逃走,但酒精已入神經,拚了老命也走不動,躺在那兒裝死,再過幾分鐘,牠終於又活動了。奇怪的事情發生,這隻澤蟹竟然是往前直爬,已忘了橫行的習慣。

大閘蟹快上市,等著誰家炮製醉蟹,想去看看牠們醉後也是不是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