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淫

翻舊報紙看到李碧華在談三島由紀夫的《假面之告白》一書,想起我以前寫過一篇叫《小丑》的東西裏餘漏了些三島的資料,現在補充上去。

《假面的告白》是三島的處女作,在一九四九年他二十四歲的時候寫的。與其他的作家的第一本書一樣,文章多數是描述自己的經歷,他說他生下來四十九天後就被他的祖母搶去養,這霸道的女人一直在生病,她把他關在一間三島形容為「永遠地關閉著,有一股強烈的老人味道」的房間裏。

三島在這裏住了十二年。到了九歲為止,三島被化裝成女人,多數是埃及妖后的扮相。在這氣氛中,他的幻想離不開了死亡,說:「我最喜歡的人物只是王子,而且是被謀殺的王子或者是命中註定死去的王子。」

在十二歲,他的生殖器第一次勃起,那是看到故事書裏的英雄躺在游泳池旁的圖片的時候。繼之,他又向校友借了些切腹的畫,看得入迷。

首次射精,他在書上一本正經地記載,是看到他父親收藏的美術畫冊。一頁頁地翻,掀至一張雷尼畫的聖薛巴斯真,他呆住了,他的眼睛離不開畫中的裸體,和插在他身上的那幾支箭,他說:「我必須相信這張畫一直在等著我,我整個軀體被異樣的歡樂震動。那兩支箭吃進他的體內,懷著至尊的痛苦和狂喜。」

寫出這種文字的人,我們可以看到,並不是一個正常的傢伙。三島死以前,還叫名攝影家篠山替他拍了一堆叫「人之死」的硬照。

各種雜誌都轉載過,最常見的一張是他拿著一把武士刀,裸著上身,頭上包著一條神風隊的「七生報國」的頭巾;另一張是他學聖薛巴斯真被箭刺殺的照片,有一支箭射入長滿毛的臂眼中,強烈地表現著色情。

如果說三島沒有同性戀的傾向,那是騙人的,他從小對切腹充滿鍾愛和幻想,最後的自殺,根本就是最大的一次手淫,和甚麼愛國思想完全沒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