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文漢字趣錄

日文少不了漢字,但是漢字經他們一用,奇怪的事便發生了。

最明顯的例子是日文中的「大丈夫」,做不要緊解釋,怎麼聯想也拉不上關係。

信號,他們叫「合圖」。

伙伴、共事者是「相手」,這還有點意思,但是「切手」卻是匪夷所思的「郵票」兩個字。

赤,是紅色,與我們相同,但是他們的「青」,倒是我們的藍色。「赤新聞」,以為與共產黨有關,他們解成黃色報紙。

揚豆腐。甚麼?豆腐也能揚?其實,「揚豆腐」不過是油炸豆腐而已。

並,普通之解。你到壽司店去點一碟魚生拼盤,菜單上寫著上、並二字。上當然是上等的,好的。並呢?例牌也。

案內,是嚮導、引導的意思;案內狀,不是做引導的樣子,而是通知書、或是請帖。

一字的下面一加另一漢字,相差很遠:一丸是一粒;一具是一副;一汁是一湯,一汁一菜,一湯一菜;一存是「個人意見」;一道是一種技藝;一抹是一片;一味是一顆;一本是一支,反正是瘦長的東西,都叫一本;一羽是一隻,庭鳥一羽,一隻雞的意思;至於一番,相信大家都懂得是第一、最好的意思。常見的即食麵商標「出前一丁」,一丁,一碗解;出前,外賣解;出前一丁,外賣一碗的意思。

有許多雙字,與中文意義一樣,但他們卻把字顛倒來用。雨落,落雨也;紹介,介紹也。

刺青做紋身解,還能會意;刺身,做魚生解,老饕才懂得。

淋病的淋字,寂寞的意思;這個字取得好,患了淋病不敢告訴人,豈非寂寞?

另一個很美的是「朝顏」這個名稱,中國人卻叫它做牽牛花,煞風景。

有難,是謝謝的意思。總之,日文中的漢字,要是都照中文意解,那真是有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