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

美國西部片中,常優越感地屠殺印第安人,其實這塊土地本來就是紅番的,白人來佔領,反而被稱為英雄。

日本的動作片,喜歡擺一兩個洋人做大歹徒,叫男主角把他們打一個半死。拍得興起,也惹到中國人頭上,許多電影的販毒頭子在橫濱唐人街出沒,結果被小林旭或石原裕次郎收拾。

至功夫片熱潮,港台的電影中,請一兩個鬼佬來演反派是常事。打殺對象最多的是日本人,由李小龍帶頭,出現你數不清的踢死蘿蔔頭電影。扮演者把和服穿得不倫不類,將時代背景與服裝、道具顛倒,甚至混雜用之,真是滑稽,不過這只是拍電影,不能當真。

有一天,接到日本友人的電話,他抗議道:「你們這麼醜化日本人,太過份了。」

我謙虛地回答道:「一點也不過份。我們的電影業很幼稚,一向崇拜日本片子,覺得你們把反派刻劃得很精彩,便依樣畫葫蘆地向你們學習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