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協野郎

日本人沒有甚麼粗口,馬鹿野郎只不過罵人笨,畜牲多數是罵自己,比方說自己做錯了甚麼事,就自言自語地畜牲,畜牲!

今天一大早給人吵醒,打開旅館房門,見一日本人帶著一個娼妓,向侍者咆哮道:「我的鎖匙不見了,是不是你收起來?快給我到櫃檯去拿!」

侍者睡得糊裏糊塗,又不懂日語。那老女人會講幾句,覺個大清早不好意思吵,自己要去樓下拿鎖匙,日本人不許:「你給我站住。喂,你這笨蛋還不快去。」

我在旁邊聽得火滾,指著他的鼻子:「你有甚麼了不起?以為這地方還是你的殖民地?還是快回去耕田吧,農協野郎。」

日本農夫都參加農業協會,但又最不肯承認老土,被罵為農協,大為生氣。這土包子正要動肝火,走過的一個日本年輕人也看不過眼,說他再開口就要揍他。我看到這兩個日本人又氣又好笑,結果要他道歉了算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