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煙

在日本抽外國煙很貴,大家吸廉價的國產品,由政府獨營專賣,所以香煙很少賣廣告。每出一種新牌子,才宣傳一番。

早期的煙,都沒有透明膠紙包裝。抽慣一種叫「憩」的,每包只賣當時的四十圓日幣。這種煙較濃,很受勞動階級和學生的歡迎。電影中常看到老藝伎抽的是「朝日」牌,它比法國佬煙的味道更厲害,煙尾有個小長紙筒,吸時把紙筒上下按扁一節,又左右按另一節,變成濾咀。「希望」是第一個有玻璃紙包裝的,算是貴族煙了。便宜的「黃金蝙蝠」,它至今還是時髦人的玩意,但除非去專賣公社,不然很難買到。

老一輩的煙槍還是保留抽「和平」牌的傳統,深藍色盒上,浮印著一隻金和白的鴿子,單調中極有氣派,是美國名設計家雷蒙·洛埃的傑作。這個設計,將永遠留名在香煙包裝歷史上。它在日本戰敗後即生產,象徵今後永遠的和平。此地買不到和平牌,是不是它拒絕變成經濟戰爭的一份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