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八個煩惱

想起日本的除夕。

單身寡佬,躲在家裏沒有意思。友人雖然熱情邀請,心裏總不是味道,拒絕去作客,我每年都到附近的一間神社去。

和尚笑臉相迎,手中抱著一大堆木條,它們是寫著梵文咒語的臨時墓誌,一年一度拿到院中燒火取暖。雪花飄下,我和鄰居們縮成一團,圍著營火。和尚奉上燙熱的大瓶清酒,一杯下肚,直入腸中。杯一空,又添滿,還有鹹餅當餚。

將近十二點了,大人小孩都站起來等待。神社院中掛著一口巨鐘,和尚帶頭,抓著綁在大木槌上的繩子,往後一拉,順力擊出。「咚」的一聲,傳至遠處,回音拉著尾巴飄過來。

人間有一百零八個煩惱,每敲一下,便能清除一種,敲得越響,煩惱越快離去;敲不響,那它便跟隨你一年。

大家爭先恐後地排隊敲鐘。我醉意已至,步伐蹣跚,走至鐘前,大力擊去,發出巨聲,心中大快,鄉愁雲散,果能如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