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

日本人寫毛筆字,磨墨時是把墨在硯的上下擦動,不像我們旋轉著磨。馮老師說這是中國的老方法,只是後來不用,但日本人還是一代傳一代。

戰前日本有一間中野軍官學校,那裏是專門訓練國際間諜的地方。課程非常困難嚴格,因為學生要是不好好學,一派出去後被發覺就沒命了。

中野軍官學校的中國科中,有一個傑出的學生,他不但會說一口標準的國語,還懂得數種方言,對情報工作又心細膽大,是第一流人才,派他到大陸為最佳選擇。

到了上海後便展開外交,做生意、開工廠、當商會主席。風月場所也是情報的集中地,他流連一陣後在仙樂斯舞廳認識了一個才華絕代的紅舞女。就這麼棋差一著地被她揭發了身份。因為當他第二天早上洗臉時,用毛巾像磨墨一樣上下擦,而中國人的習慣,是旋轉著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