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動販賣機

日本人工昂貴,老闆和政府又要付出許多福利和勞工保險金,所以他們絞盡腦汁,製造機器來代替。目前一般的車站,售票都是用機器,這並不稀奇,香港也是一樣。不過早在二十年的他們已經有鈔票找換機,你拿一張一千円,放在一個扁平的格子裏,嗖的一聲,即刻被大力地吸進去,機器迅速地將鈔票的花紋、水印、紙張厚度用電腦分析真偽,像在同時間內已經把十個一百円的銀幣叮叮噹噹地找還給你。

深夜店舖不開門時,你便會注意到街頭巷尾擺著多架機器,出賣牛奶、咖啡、茶與果汁。酒鬼最喜歡的是自動賣酒器,除各式各樣的啤酒之外,還有魷魚鬚、花生米、薯仔片等等的酒餚。天氣冷時,只要扔入一個硬幣,便會落下一杯日本清酒,溫得暖暖的,一口吞下,才肯回家。日本地窄,所以愛情酒店生意特別興隆,要是你怕難為情可以去一些完全自動化的,放入幾張鈔票,門即打開,房間裏面的設備是應有盡有,歎為觀止。

首先,是個小箱子,投入硬幣便有一個小杯落下,再自動注入「養命酒」,為你強精,另一個機器賣一小盒子東西,打開一看,保險套兩個,一包面紙,一小條潤滑膏、還有一個圓形的日曆計,較準日子之後,便能計算是否是安全期。

再來的是賣色情小說和畫報,另有電視放映小電影。最近發明的是投入銅板後,有攝影機為你拍下十分鐘的過程,你可以放映出來欣賞自己的姿式,然後它便自動洗掉消失。又放錢,牀便跳動。事後,有張按摩椅,為搏了老命的中年人鬆骨。

二十多年前,李翰祥導演去京都的松竹片廠搭景拍戲。

早上沒叫東西,看到了一架一個人那麼高的機器,賣日本湯麵,他老人家放進五十円試試,好傢伙,一碗熱騰騰香噴噴白雪雪的麵條出現在他眼前,和李太太剛從廚房奉上的一樣。

李導演一定要把機器打開來看,死都不相信裏面沒有藏著一個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