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浴

年輕時荒唐,聽到北海道還有男女混浴的溫泉,便和一個同學去滿足好奇心。

抵達旅館,即刻換上酒店供給的和服,便走到地下的大浴室去。入口分男女, 脫光了走入,卻只有一個共用的池子。

一個人也沒有,只剩我們兩條光棍。見浴池極大,決定由一角游到另一頭。池水滾燙,游到一半,差點窒息而死。馬上跳出來沖冷水,又險些患肺炎。

同學說我們還是暫時回房,等酒店的侍女下班後入浴,必然精彩。

憩後重抵陣地,女人進入,是乳垂及腰的婆婆,看到我們拚命「歡迎光臨」地打招呼。只好按兵不動。老侍女鞠躬說「請慢用」後走出,我們鬆一口大氣。忽然,門外聽到嬌柔的聲音,這一下子可好,果然走進身裁美妙的女子。一個,兩個,三個,是一羣來畢業旅行的女中學生。她們圍上來看著我們,嬉笑稱不大,我們只好用毛巾遮住,等她們走後才爬出,浸得脫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