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公前

朋友、情人約會,常因等錯地方而誤事。剛到東京,烏龍同學叫我在新宿的一間大廈門口等他,我說人生地不熟,有何特徵?他答道屋頂上有一個很大的啤酒杯廣告。我有印象,便前往。一到新宿,四處高望,見數間大廈樓上至少有五六杯大啤酒,即刻暈倒。

在東京,只有一個地方不會搞錯,所以相邀時說:「八公前見。」

阿八是一個教授的愛犬,主人每天到大學上下課,阿八定時定刻到車站迎送。老教授一天去世,狗不知情,但牠眷念舊主,每日仍在車站前徘徊。日人感動,就在這澀谷的車站廣場為阿八做了一個銅像,稱它為「八公」。

現在的情人,地點雖然無變,但時間卻出毛病。我站在八公前,周圍見到許多人在焦急地躑躅。他們還是那麼地年輕,那麼地美好,為甚麼要這樣互相折磨?等人家實在是一件痛苦的事,讓人等難道也能安心嗎?仔細看八公的銅像,牠的眼睛和嘴角,發出的是微笑,還是譏諷?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