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俱樂部

年輕的時候,常帶朋友到東京的一間夜總會。其他交際場所多數是溫柔的音樂或劇烈的狂舞,在那裏,只是嚇人。

它位置於一座大廈的地下室,門寫著「吸血殭屍杜拉裘剌」幾個血紅的大字。進去,見一黑暗的走廊,陰風陣陣吹來,喇叭播著狼嗥,又像冤魂的哭啼。客人已經被唬住,心中發毛。

推開門簾,櫃檯後忽然冒出一個科學怪人,大家嚇得差點喊出來,膽小的馬上轉頭就走,但是已被一個身纏布條的埃及殭屍擋著去路,科學怪人笑著引你坐下。

賣的飲品只有「血腥瑪麗」和「處女瑪麗」兩種,後者不含酒精。由畫了黑眼圈,戴長假髮的美女吸血鬼侍候。

她們上身穿著薄如蟬翼的黑服,若隱若現,等你的視線由她們的胸部移到臉上時,她們略微笑,露出一對染血的尖牙。

打了一個冷顫,身後又出現下一個狼人,向你的肩頭摸來。看到兩個美國大兵,嚇得爬上桌子。

角落的舞臺燈亮了。一羣身穿緊身衣的精靈跳摩登芭蕾,舞蹈表現著他們在地獄受苦。轟的一陣火光,一個大魔鬼在噴火。牠抓著三角叉,把小精靈生吞活剝。

全場燈熄,客人頭上好像有東西在摸,尖叫聲大作,張開眼睛一看,是一串串的針松由天井上吊了下來。

女鬼又來纏著你,問要喝甚麼。咦,剛才那杯血腥瑪麗呢?只有再叫。看到鄰桌客人不注意,壁上掛的畫原來是個暗格,打開後伸出一隻骷髏手把酒偷掉,但是拿的都是空杯子,沒喝完的不會不見。

大膽的客人說道只是一場表演,不要怕,不要怕,忽然在椅子下的機關裏另一隻骷髏手抓著此人的腳,「哇」的尖叫,說不怕的人也嚇得面無人色。

躲在我懷抱中的新交女朋友問說:「甚麼夜總會不帶,為甚麼要來這種鬼地方?」我聽了又咕咕地笑。